筹划控制权变更 花王股份股价跌停

今日跌停的花王股份公告,于近日收到公司控股股东花王国际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花王集团”、“甲方”)及实际控制人肖国强先生的通知,其拟将部分公司股份转让给湖州协兴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协兴投资发展”、“乙方”),并涉及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相关事宜。若上述事宜最终达成,将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协兴投资发展是湖州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实际控制的国有独资企业,该事项涉及有权部门的事前审批。公司股票及可转换公司债券自2020年11月3日(星期二)上午开市起停牌,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2个交易日。

谈车路协同、融资并购,中智行王劲:4年能够实现盈亏平衡

智能驾驶已是汽车产业的重要趋势。11月2日,中智行董事长兼CEO王劲认为,智能驾驶走车路协同路线可以提升交通智能汽车产业。王劲曾是百度前高级副总裁和自动驾驶事业部创立者。

“只解决了单车智能的技术,如果没有车路协同的技术,没有其他产业的协调配合,车路协同的路是走不下去的。”王劲认为,需要负责AI的高科技产业、汽车产业、电信产业、出行产业共同参与,更需要政府部门的支持。

车路协同比单车智能需要更多联动,改造的成本也止于车辆。此前,车路协同一公里的改造费用大概是100万元左右。王劲介绍,最早是400万元一公里,目前应该不要100万元,大概在80万元以下,等到它量产的时候可能还更低。

中智行的商业模式是成为无人驾驶的出租车平台,目前还在投入阶段,投入期需要维持多久?王劲表示,以车主协同为核心的技术积累要2~3年,如果达到1000平方公里的地来进行无人车的运营需要1年,这样无人驾驶公司或者车路协同公司就有机会盈亏平衡,也就是3~4年的大概能够实现盈亏平衡。

目前,中智行的实验车辆品牌是红旗与林肯,王劲介绍, 日前,中汽创智与中智行达成战略合作,未来也会拓展用车类型,包括东风、长安的车辆。今年6月,中汽创智由东风公司、中国一汽、兵器装备集团、长安汽车、江宁经开科技,共同出资160亿元组建。定位为新能源及智能网联汽车前瞻、共性、平台、核心技术的研发及产业化公司。

智能驾驶的研发需要大量资金补充。“我们正在A+轮融资,预计在本轮结束时,会把我们过去的融资情况集体来向大家做一个汇报,今天就不专门披露融资额度。”王劲表示,目前公司谈上市还太远,需要先将技术落地,目前已经并购了一家也是百度前员工创立的无人驾驶企业。

离开互联网头部企业百度,来到一个初创企业,心态有何不同?王劲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百度的平台大、影响力大,要解决的问题跟创业公司不一样,有时船大比较难调头。所以创业公司就要发挥自己灵活的优势,灵活的去赢得机会,做大有大的好,也有大的难处。大家发挥好各自特长就行。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陈维城 编辑 赵泽 校对 李世辉

银保监会、央行:网贷公司对自然人单户贷款余额原则上不超30万

据证券时报网消息,11月2日消息,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就《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意见稿提出,对自然人的单户网络小额贷款余额原则上不得超过人民币30万元,不得超过其最近3年年均收入的三分之一,该两项金额中的较低者为贷款金额最高限额;对法人或其他组织及其关联方的单户网络小额贷款余额原则上不得超过人民币100万元。

​注册制与常态化退市齐步走 有利于优化股市生态

日前,金融委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金融系统相关工作安排。就资本市场建设方面,会议强调,要增强资本市场枢纽功能,全面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建立常态化退市机制,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个人以为,注册制与退市常态化两条腿走路,有利于优化股市生态。

未经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

为规范小额贷款公司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统一监管规则和经营规则,促进网络小额贷款业务规范健康发展,中国银保监会会同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起草了《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现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央行深圳:数字人民币红包为参与数字货币国际规则制定打下基础

新京报贝壳财经讯(记者 程维妙)11月2日,央行深圳中心支行行长邢毓静在第十四届深圳国际金融博览会开幕式上的致辞中,提及10月中上旬开展的数字人民币红包活动,称“礼享罗湖数字人民币红包”闪亮登场、反响热烈,为数字人民币的更深更广研发应用,乘势而为参与国际规则的制定,打下了先发优势的实践基础。

同日,在香港金融科技周“数字经济中的央行角色”主题会议上,央行行长易纲被问及中国数字货币进展时表示,目前还处于初始阶段,需要制定复杂而完整的法律和监管框架,中国央行也期待与国际清算银行和全球金融稳定委员会展开讨论和合作,让央行数字货币稳步发展,确保更加稳定安全的未来。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程维妙 编辑 赵泽 校对 柳宝庆

北京金融监管局:异地小贷不得在京开展“培训贷”等放贷业务

新京报贝壳财经讯(记者 黄鑫宇)11月2日,北京市金融监管局官网发布“关于小贷公司在京开展‘培训贷’业务的风险提示”。近期,北京市金融监管局发现部分小贷公司(包括外省市小贷公司或外省市网络小贷公司)与教育培训机构合作在北京开展“培训贷”等贷款业务,存在不当营销宣传、串通诱使学员借贷、预付费退款难度大、转移责任等风险隐患。

为保护社会公众的合法权益,维护培训市场秩序,北京市金融监管要求异地小贷公司不得在北京市开展“培训贷”等放贷业务。对于此类行为,一经发现,北京市金融监管将采取相应措施,并将相关情况通报公司注册地监管部门。

同时,对于本市小贷公司放贷业务可能出现的违规情况,北京市金融监管局亦明确提出要求。

北京市金融监管局表示,北京市辖区内小贷公司应进一步规范“培训贷”业务,不得隐瞒或诱使不具有还款能力的消费者贷款,准确把握借款人的适格性和还款能力,有效防范信用风险。

同时,北京市金融监管局再次向社会公众提示,应不断提升风险防范意识和风险识别能力,依据自身还款能力谨慎选择“培训贷”产品,以防合法权益受到侵害。

事实上,对违规小贷持续强监管,特别是违规跨区展业、超范围经营的业者,近半年来,北京已经连续多次向其公开“喊话”。

7月30日,北京市金融监管局官网发布风险提示,据其介绍,北京在履行日常监管职能时,发现部分外省市互联网(网络)小贷公司与第三方助贷公司合作在京变相开展线下业务,存在不当营销宣传、转移责任等风险隐患,极易引发群体性事件。而距此一个半月前,即6月18日,北京市金融监管局也曾透过官网,对厦门象屿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在京违规展业进行风险提示。

对于此类违规行为,北京市金融监管局特别强调,将“采取相应措施”,并“发现一起处理一起”。

记者注意到,关于“培训贷”等多种不良“校园贷”陷阱,除北京市金融监管方外,中国消费者协会(下称“中消协”)也于近期向社会发布警示信息。

10月26日,中消协通过官方网站向广大学生提示,警惕各类不良“校园贷”陷阱。据介绍,目前仍存在“注销校园贷”“套路贷”“培训贷”等多种不良“校园贷”陷阱,继续坑害广大学生的合法权益,中消协警示学生做好风险防范。

而对于不良“校园贷”陷阱,据记者了解,北京方面,在加强日常监测的同时,采取“零容忍”态度。去年12月2日举办的“2019北京融资租赁产业国际论坛”上,北京市金融监管局副局长郝刚曾透露“北京正在清理‘校园贷’”。

他特别强调,“校园贷”不义。“为什么不义,我们知道在校大学生没有任何收入来源,自己都养活不了自己,但他追求高消费,他要购买奢侈品、最好的手机,通过金融机构用高额的利息拿到钱,这是不义的。我们的金融机构如果贷给高校学生,颠覆了他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就毁了他一生。而对金融机构来说,将来可能会面临巨额坏账。”在郝刚看来,金融机构展业的同时,应同时兼有道德责任和社会责任。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黄鑫宇 编辑 赵泽 校对 李世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