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能坐在棋盘前了,累并痛快着

1、比赛入口设体温红外仪。
2、外援没来,现场设网络对弈区。
3、记谱仪能减少裁判人数。
4、柯洁戴着口罩,他前3轮保持全胜。

  两度延期、推迟4个月后,2020华为手机杯中国围棋甲级联赛8月24日在浙江长兴开幕。疫情之下,今年围甲为赛事顺利启动做了很多努力和尝试,全封闭管理、9天8轮的密集赛程前所未有。对下了大半年网棋的职业棋手来说,重回棋盘前,他们需要通过围甲这种高水平、高强度的平台慢慢找回状态。

  防疫

  宴会厅改成赛事用餐区

  这么多年,围棋人已经习惯了每年4月开启围甲的节奏。因为疫情,今年围甲未能如期而至,先是从4月推迟到7月初,继而又推迟到了8月下旬。

  在向国家体育总局递交了数版重启方案后,围甲联赛8月24日在浙江长兴县开赛,成为疫情以来继CBA、中超和男排后,又一个“复工”的国内体育联赛。总结今年围甲特点时,中国围棋协会主席林建超用了3个词:封闭管理、压缩赛期、高标防疫。

  疫情期间办赛,这给中国围棋协会和举办地浙江长兴县提出了极高的防控要求。与CBA、中超一样,围甲联赛也是封闭式管理,棋手赛前须提交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每日监控体温,赛事期间不得随意外出。“这些规定挺好的,对大家都有好处,比赛时也安心一点。”日照山海大象队江维杰九段说。

  据长兴县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副局长陈新国介绍,长兴县内防非常严,自疫情以来只有一例输入性病例,本地病例为零。不过陈新国也表示,比赛地龙之梦是一个大型旅游综合体,游客比较多,他们为此制定了一个全封闭的方案。运动员住宿楼层相对集中,比赛区域更是严格封闭,入口处设置了红外体温检测仪,并有警察和工作人员把守。

  此外,酒店启动专用厨房,并把毗邻对局室的宴会厅临时改成围甲用餐区,以便与酒店其他餐厅隔离,给棋手营造一个封闭的环境。

  “这次棋手比较多,加上工作人员差不多有170多人,赛事体量比较大,我们尽可能让他们减少与外界接触的机会和范围。”陈新国称,除了16支队伍,所有与赛事相关的人员也都做了核酸检测,赛事期间一旦有情况出现,他们有一套严格的防疫流程和隔离措施。

  除了相关防疫措施,中国围棋协会还对赛事方面做了调整,比如在比赛中增加记谱仪,减少现场裁判和工作人员数量,将对局室人数控制到最低。

  赛程

  聂卫平“加强度”并非玩笑

  按往年赛程,围甲整个赛季持续七八个月,赛程相对轻松。但在两度延期、推迟4个月后,新赛季围甲赛程被严重压缩,第一阶段8轮比赛要在9天内完成,棋手们从未经历如此密集的赛程。

  中国围棋协会前主席王汝南直言,当下围甲能顺利启动已属不易,9天下8轮确实很辛苦,但大家都很理解。王汝南指出,没有比赛就没有收入,也会影响棋手们的生活,“虽然目前赛程不那么如意,但大部分人都感觉很庆幸。”

  前3轮战罢,有人轻松有人喊累。3连胜的柯洁表示,对密集的赛程没压力,但也自嘲“我其实是一个反面教材”。围甲开赛前一天,柯洁刚刚在农心杯终极战中险胜朴廷桓,力助中国队拿下农心杯第8冠。

  “年纪比较小下业余赛时有过,成为职业棋手后,还没下过这么密集的比赛。”柯洁的自我调整方法是不断赢棋,“我感觉只要赢棋,体力恢复就快一些。”

  赢棋固然能缓解紧张和疲劳感,但棋局有胜负,棋手们的感受也不尽相同。前3轮1胜2负的时越九段就直喊累,“对我个人来讲很累,因为我输了两盘。如果3盘都赢了,可能就不累了。”时越称,输棋之后难免要反省,沮丧和遗憾的情绪会让人身心俱疲。

  不过,在民生信用卡北京队总教练聂卫平看来,如今这些年轻棋手都很健壮、也很健谈,“我晚上跟他们一起吃饭,感觉他们不累。”聂卫平称,如果是自己参加比赛的那些年会觉得很累,但现在这些棋手健康程度远胜自己当年,“继续加强度应该也没问题。”

  聂卫平说的“加强度”不是玩笑话。按照围甲赛程,第二阶段将于12月在日照进行,后7轮常规赛和更为残酷的季后赛无缝衔接,强度和压力远超第一阶段。

  面对前所未有的密集赛程和封闭环境,棋手们也在努力调整。有些棋手喜欢用睡觉来调节,有的则会选择去楼下跑步。此外,组委会还在酒店二楼专门安排了一个静吧,供棋手们赛后放松。

  考验

  线上转线下 棋手须适应

  围甲开赛前一天,中国队第8次捧起农心杯,但过程却一波三折。农心杯前半程,中国队先锋杨鼎新豪取7连胜。第二阶段战罢,日韩仅各剩一名棋手,中国则还有4位世界冠军未出场。

  但在疫情复赛后的第三阶段,中国队却遭遇3连败,朴廷桓一人连胜芈昱廷、范廷钰和谢尔豪3位世界冠军。好在柯洁在终极战中挽狂澜于既倒,以微弱的半目优势战胜朴廷桓。

  “从客观角度讲,我们比较缺乏面对面的比赛,中国棋手的竞技状态也不像之前几年那么好。”范廷钰九段称,疫情对围棋界的影响比较大,但他相信大家一直保持着训练,通过围甲联赛能很快调整好状态。

  疫情初期,棋手们从线下转到线上需要适应过程,如今转回线下同样需要一点时间。受疫情影响,本赛季围甲由此前的主客场制临时改为赛会制,16支队伍、32张棋盘齐聚一堂对弈,热闹又熟悉的场面对棋手们来说久违了。

  同样久违的还有在棋盘上落子的感觉,很多棋手直言手感都有些生疏了。“前半年在家待得时间太长,很多棋感觉有点陌生,下起来感觉不是太对。”时越称,这种情况下判断容易出现问题,尤其是后两盘走着走着就输了。

  在中国围棋协会主席林建超看来,高强度的赛事和训练是取胜关键,围甲开赛非常及时,“疫情使得国家队长时间不能集中,这一点跟韩国相比处于不利地位。虽然有网络赛,但跟面对面的线下赛还是有很大区别。高密度的围甲联赛,对围棋人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和机遇,大家都应该珍惜。”

  新京报记者 孙海光 浙江长兴采写、摄影报道 新京报制图/师春雷

文章标题: 终于能坐在棋盘前了,累并痛快着
本文链接:http://www.kooommy.cn/18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