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普惠助力小店健康发展

  在北京丰台区经营面馆的李大姐,正在配合负责拍摄的技术人员录制餐品的制作过程,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尝试,将通过把短视频发布至大流量平台获取品牌曝光。

  这是中国万千小店面对疫情、面对数字化浪潮被迫做出改变的缩影。疫情以来,传统经营方式已经不足以支撑小店的运营,急需走出惯用思维的“舒适区”,在“出圈”思维下,营造差异化竞争体系,方可谋得一线生机。

  单一小店虽然人员较少、营收不高,但数量庞大,且可带动灵活就业,对国民经济的复苏产生星火燎原之效,而小店又往往存在营收环境欠佳、抗风险能力较差、获取融资困难等问题。

  今年以来,从国家层面到大型金融机构、互联网企业等,对小店的营商环境、融资需求、营销方式等各个方面施以援手,旨在帮助小店渡过难关,茁壮成长。

  面对这些帮助,小店亟须摒弃传统思维,打破思路局限,勇敢迈出 “出圈”的步伐。

  店面虽小 却可撬动大经济

  以李大姐的面馆为代表的小店经济,是稳就业、保民生的重要抓手之一。

  根据商务部发布的《全国小店经济发展指南》中的定义,小店是指面向居民消费的批发、零售、住宿、餐饮、家庭服务、洗染服务、美容美发、维修、摄影扩印、配送服务等行业的个体工商户,雇员10人以下或年营业额100万元以下的微型企业,及年营业额1500万元以下的网店。

  单一小店的规模、营收虽不起眼,但其遍布城乡各个街道、社区的数量极其可观,“有人的地方就有小店。”

  而在官方统计范围之外,这些看似不起眼的街边小店为一些特殊群体提供了更加灵活的就业方式。

  根据市场监管总局公布的数据,截至 2020 年 3 月 15日,全国实有各类市场主体 1.25 亿户,其中个体工商户8353 万户。根据 2019 年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数据,一家个体工商户可带动 2.37 个人就业,由此可推算出我国个体工商户吸纳了约 1.98 亿人就业。

  今年6月,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表示,将会同有关部门,以推动发展小店经济为主要抓手,加快小店便民化、特色化、数字化发展,推动形成多层次、多类别的小店经济体系。

  未来的小店经济体系是多层次,多类别,现如今小店存在哪些层次和类别?

  除日常生活可能接触到的拥有物理店面的小店外,还存在一些囿于资金成本或规模,尚未注册公司或者个体工商户的微店,更有日常走街串巷提供服务的比如家电维修业者,这些“小店”可能不在官方统计之内,却以近乎同样的方式创造着属于自己的价值。

  从国家政策层面,已对小店经济的创业、就业价值给予充分肯定,并提出了一系列帮扶手段。

  多因素制约小店发展国家政策伸出援手

  2019年12月30日,李克强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表示,“要以更有针对性的政策措施,发展‘小店经济’,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促进形成一批人气旺、特色强、有文化底蕴的步行街”。

  在某些时期,基于城市治理的思路,加之小店集中度不高,过于灵活分散,部分小店即便是安静卫生不脏不乱,也容易被清理,导致部分小店的营商环境较差。

  3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强化稳就业举措的实施意见》,明确各类城市创优评先项目应将带动就业能力强的“小店经济”、步行街发展状况作为重要条件。人社部副部长游钧指出,这针对的正是以往一些地方搞评比达标、城市美化过程中盲目清理小商品市场等问题。

  政策之下,小店赖以生存的营商环境问题得到缓解,但小店面临的困境并非单纯的营商环境。

  基于个体户、夫妻店的特性,小店的抗风险能力较差,受突发事件的影响也极大。疫情以来,依赖线下客流量的小店在营收上均遭到重创,而面对房租、水电气费等硬性支出,流动资金捉襟见肘,且缺乏相对有效的融资渠道,黯然停业者比比皆是。

  今年上半年,全国多地对受疫情影响无力足额缴纳电、气费用的个体工商户,实行“欠费不停供”措施,减免商户租金和管理费的一些举措也在各地实施。

  在融资层面,小店存在“三无”“三高”问题:三无指无报表、无信评,无抵押,而三高指高成本、高风险和高价格。这种特性导致小店一度被排除在主流金融体系之外,因此,银行及非银金融机构应当充分利用大数据等新技术、新手段,给予工商个体户更加精准化的金融扶持,借助金融系统力量为其纾困。

  此外,小店的入行门槛虽然低,夫妻二人即可开启经营,但市场准入门槛则相对较高。小店一旦通过工商、税务等途径注册正规化运营,本就不高的盈利水平又将面临更多成本的考验。

  针对此问题,国家政策层面已经加大对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增值税减免,缓解正规化经营准入门槛相对较高问题。

  7月,商务部等7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小店经济推进行动的通知》,该文件明确,推进电商平台、物流企业、商贸企业、中央厨房等“以大带小”、赋能小店,加快发展“产品优、服务好、环境美、营销广”为标准的特色小店,并要求地方加强联动,全国一盘棋,至2025年,形成人气旺、“烟火气”浓的小店集聚区1000个,达到“百城千区亿店”目标。

  文件还表示,放宽小店准入条件,简化证照的办理流程,取消不必要的束缚和限制。以及放宽临时外摆限制,允许有条件的沿街小店在不影响公共交通和周边居民生活的情况下开展外摆经营等,兼顾城市治理秩序的同时,为小店从业者提供更多喘息空间。

  各层面帮助小店走出自闭圈

  除国家政策帮扶外,互联网企业、金融机构也在发挥自身优势,助力小店健康发展。

  各方主营业务不同,优势不同,小店提供帮助的切入点也不同,大体主要体现在“新基建”帮助、经营帮助、金融帮助、观念帮助上。

  支付宝在小店“新基建”方面出力甚巨,消费券、无接触贷款、直播、外卖四大数字化经营手段已经成为小店的新武器。

  京东则是为小店提供经营上的帮助,如为小店接入平台自身流量,供货及物流支持等,助力小店在线上化经营层面快速上马。

  在帮助小店经营上,京东鼓励线下商家将业务拓展至线上,为小店主引入京东自有平台流量,实现有效的引流、获客、增收;同时,通过金融支持、数据支持、物流支持、多元经营拓展,提升小店的日常经营能力和业务拓展能力。

  苏宁则针对小店的货源、仓储等方面提供帮助,全国的苏宁、家乐福等店面的仓储、冷柜等面对小店开放。

  然而,再好的数字基础设施也是为想用、敢用、会用它的人准备的。“小店”群体中很少有人在这个“圈层”内。

  平安普惠则是从小店的观念和认知入手,鼓励小店打破传统思维,走出原定角色的桎梏。

  在为小店及小微企业提供日常经营所需的金融扶持过程中,平安普惠发现,以上群体除金融资质相对较差客观原因,还存在一部分主观原因:这些亟需服务的群体普遍金融知识与素养欠缺,由于长期被排除在金融服务体系外,不懂贷也不敢贷。这就是经常被讨论的“首贷难”问题。

  重点在于第一次服务的获得,以及小微企业和小店第一步的踏出。

  平安普惠发现,可以通过足够下沉的服务网络,以线下面对面的咨询服务,长期赋能小微群体,逐步打破他们的金融素养瓶颈,同时帮助他们获得“第一次”的金融服务。在这个过程中提升了小微的金融能力,使他们以后可以更容易地自行获得合适金融服务,这就是平安普惠对小微群体的金融资源、金融能力“双赋能”思路,可以帮助小店“金融出圈”。

  小店的经营更需要“出圈”。基于同样的思路,平安普惠对小店提供“打破第一次”的帮助。8月28日-9月初,平安普惠将联合抖音面向全国征集小店短视频,在征集活动中表现优异的小店将瓜分平安普惠送出的流量,增加小店品牌曝光,以此助力小店开拓思路,成功“出圈”。

  此活动旨在帮助小店实现观念与角色上的出圈。观念上,鼓励小店走出线下小店的传统思维模式,通过各式各样的形式,提升小店知名度,进而延长生命力;角色上,从相对传统的路边小店角色转变到具备数字化经营技巧的新型小店。

  可以看到,从国家政策到大型金融机构、互联网企业,均重视小店经济的健康发展,并提供了一系列生产、经营上的帮助,谋求发展的小店均能对号入座,找到从困境中拉自己出来的那只手。当然,前提是小店能够跳出传统思维模式,走出自闭圈。

  以李大姐面馆为例,在今年以前,李大姐从未预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如此的重视外卖,也没想到拍摄短视频给顾客能带来十倍乃至数十倍的日单量,更没有想过现年57岁的她在数字化经营上有如此顺畅的接受度。

  对于小店来说,重要的是第一次的尝试。在出圈过程中,找到与自身契合的新型营销方式,发掘小小的店面中隐藏的巨大能量。只要踏出这一步,小店就会发现外面是一片广阔的天空:有国家政策的帮助,有大型互联网企业的扶持,有金融机构所提供的资金扶助,有足够多的营销方式可供自身选择、深化乃至开创。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作者|沈拙言

文章标题: 平安普惠助力小店健康发展
本文链接:http://www.kooommy.cn/1222.html